美文欣赏心情故事七宗罪系列之三 朱砂泪

作者:官方论坛  来源: 官方论坛  发布时间:2014-11-30 15:09:53

摘要:“南月千绫红唇微勾,梦呓般吐出魅惑的字眼,只要他眼中有你,总有一日会爱你的……”如幻如烟,你已经醉了吗?

  风一刀一刀刮在阴森黑暗的街道上,卷起一片一片没有生命的烂叶纸屑,将破败的木招牌打得噼啪作响,阴影中总好像有看不见的黑影呼啸而过。兰若紧了紧脖子,迈步向街中唯一一处有灯光的地方走去。突然来到这个诡异的地方,她很惊惧,惊惧中却带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激动和渴望。

  这处有灯光的院子跟街上其他地方不同,不破,整洁,像出身良好的小富之家,一应俱全却并不浮夸。

  兰若忍不住向前,手抬起来却犹豫该不该敲下去。远处突然传来模糊的打更声,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嘭!门突然开了。里面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将兰若嗖的扯向内屋。

  兰若看不清周遭的事物,只觉得风声在耳边呼啸,吹得她的灵魂似要离体而去。朦朦胧胧中她想,看起来的小庭院竟然有数里地大么,飞了如此久。

  待兰若清醒过来,已经坐在一处八仙案几前。案几上摆了美酒,却没有杯子,对面一个身高腿长的人背对着她斜歪在长椅上,如瀑的黑发漫过微露的圆润肩膀,肌肤胜雪。黑色高开叉长裙绣满了繁复的金色花纹,贵气又森严。而这种森严被突然露出的一截如玉长腿打断,凭添了一股妩媚与神秘。

  那人缓缓转过头,手中捏着青玉小盏,鲜血般的红唇微微开阖,一股勾魂夺魄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  这是个极美的女人,充满极致诱惑却又让人不敢亵渎。

  兰若勉强把心神集中,硬着头皮开口,请问……

  “呵呵……”对面传来清冷又妩媚的笑声,“不是要请问什么哦,而是,你想得到什么……我是南月千绫,易宝店的主人。”

  兰若有些微微的尴尬,她似赌气般嘟囔,易宝店?不是你抓我来的么。

  对面的女人转过身继续撑头斜躺,懒懒的就着小盏抿了口,“不是哦,是你自己来的呢。只有内心有非常,非常强烈的欲望,并极度渴求这种欲望的人,才会来到我的店里……是你心中的欲望,带你来的。在这里,只要你想要,什么都可以得到……”

  兰若的呼吸急促起来,只要想,就可以得到吗。

  “当然,要拿一些东西来交换,也就是需求的代价……”

  果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好事。

  兰若想了想,我想要我爱的那个人,重新爱我。

  “哦哦,这可是个很贵重的交换呢夫人,人心是最难控制的,尤其是爱,啊呀呀,您如果要交换这个,可是需要用生命来做代价哦……”

  生命,连命都没了还要爱做什么,让他悼念着我跟那个小贱人双宿双飞吗。兰若红着眼眶几乎搅烂了手中的帕子。

  南月千绫红唇微勾,梦呓般吐出魅惑的字眼,只要他眼中有你,总有一日会爱你的……

  是啊,只要他眼中只能看见我!兰若猛的抬头,我要他眼中只看得见我一人的美好,需要什么来交换。

  “嗯~眼睛么,自然是要用眼睛来换的,夫人您的眼睛跟星星一样亮,又大又黑,可真是个美人呢……”

  有什么用,他看不见!或者说,不愿意看……兰若悲伤的垂下眼脸,“用我的眼睛来换他眼中只有我么,现在就要支付代价吗?”

  “哦不不不,夫人,我们对客人是很宽容的,我们发货,在货物的使用寿命终止时您再支付代价也不迟……”

  使用寿命终止?

  “也就是说,我让您如愿,让他眼中只看见您一人,某天您不再需要这份服务,或此服务被人为强行终止,那就该您支付报酬了……”

  只要他再看不见那个狐狸精款摆的柳腰,看不见她勾魂的媚眼,我还有什么好怕的,只要能挽回他的心。挽回了他的心,到老了再支付报酬,那么大年纪看不看得见也无所谓了。兰若暗暗下定决心,她需要这笔交换。

  兰若浑浑噩噩走在石径上,是做了个梦么,那她为何会在清晨的花园中,不是梦,那她是如何回来的。兰若只觉得头痛欲裂,摇摇晃晃走向卧房。

  “哎你说少奶奶是不是撞客着了,一大早跟失了魂般在园子里乱走……”

  “嘘~~别乱嚼嘴,少爷昨个儿又没回来,做自己的事儿吧……”

  “少奶奶真是可怜,才嫁过来多久啊……”

  “快走快走……”

  模模糊糊的语音若有若无的传到兰若耳中,她微微一笑,是啊,她还是个新嫁娘呢,不过半年便失宠了,真可怜……

  兰若没有叫丫头进房伺候,她呆呆的坐在梳妆镜前,看着镜中那张年轻美丽又憔悴的脸。眼睛真的很大,很黑,却没有了初初嫁来时的星亮,反而如两汪死水。她的眼神细细扫过自己的眉眼,扫过披散如瀑的黑发,低头看见自己水葱一样鲜嫩的双手,指甲长长像玉色葱管般立着。当初,他是多么爱这双手,连葡萄皮都舍不得让她剥,他说女人的手美,说明她的丈夫很爱她。

 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他们之间陷入争吵与冷战,直至如今他夜不归宿,日日不见人影……

  兰若烦躁的合上镜子,这也是初嫁时他从西洋商人那淘来送她的,说要她清晰的看见自己有多美……

  想到当初,兰若不自觉挂上笑容。她与范泽朗一见钟情,在一堆少年中,她独独看进了他的眼里。